• 赵世炎详细

    赵世炎(1901.4~1927.7.19),笔名施英,酉阳龙潭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领导人之一。1923年在法国组织旅法共产主义 ...

  • 酉阳历史悠久详细

    元置酉阳州。1913年改县。因县在酉水之阳,故名。1983年改为自治县。  2000年,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辖3个镇、78个乡。 根据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全县总人口5 ...

  • 龚滩镇详细

    简介龚滩镇位于酉阳西部阿蓬江与乌江交汇处的凤凰山麓,是由乌江连接重庆的黄金口岸,也是崇山峻岭中保存完好的一座千年古镇,有“重庆第一历史文化名镇”之称。 ...

  • 酉阳百科已收录25个词条,已获52位网友点推荐

    南腰界

    概况

    折叠乡镇历史

    南腰界乡清代属感坪里辖,民国初期为南界、南龙两乡境地,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合并为南龙联保办事处,民国三十一年(1941年)改为南龙乡,1953年析为南界、龙溪、大坝3乡,1980年改为南腰界公社,1982年析为南腰界公社和南龙公社,1984年改称南腰界乡和南龙乡,2001年合并为南腰界乡。

    南腰界人民富有光荣的革命传统,为了反压迫,求生存,曾多次揭竿而起,反对官绅兵匪的斗争从未停止过,南腰界人民迫切要求革命,要求解放。 

    折叠红色足迹

    1934年的盛夏,在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南腰界乡,贺龙、关向应曾经建立起4处苏维埃红色政权。

    同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三、六军团在南腰界胜利会师,8000红军扎满了方圆20里的村村寨寨,留下了一段段红色往事。

    76年后的今天,记者顶着烈日,寻访红三军司令部旧址。

    院坝两棵花红树,是当年贺龙亲手所栽

    南腰界乡地处酉阳最南部,记者从县城出发,经过3个多小时车程,其间穿越崇山峻岭,悬崖峭壁,才抵达红三军司令部旧址所在地。

    当地村民说,司令部旧址原叫余家桶子,是清末秀才余兰城的住宅。“红三军进驻余宅后,在房屋四周用条石、火砖砌成高2.8米、长278米的围墙。现在,院坝中还有两棵当年贺龙栽的花红树。”南腰界乡党委书记石华介绍道。

    1934年6月4日,贺龙、关向应率领红三军进驻南腰界,开辟以南腰界为中心的苏区,在南腰界、唐家溪、大坪盖、龙池4个地方相继成立苏维埃政权。8月1日,南腰界区苏维埃成立大会召开,苏维埃就设在红三军司令部。

    年过九旬的老人吴明贵说,当年国民党军队在南腰界强吃强赊,调戏妇女,欺辱百姓,搞得人心惶惶。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后,组织民众与土豪、恶霸斗争,开粮仓、分田地,极大鼓舞了乡亲们的革命热情。 

    折叠革命往事

    1934年6月10日,贺老总就把红三军司令部设立在南腰场上的余家桶子大院里, 10月27日,任弼时、肖克、王震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团转战到达川黔边区,与红三军共8000余人胜利会师。从此,红二、六军团以此为根据地,转战川黔边区,使国民党如梦方醒,为之震惊,不得不抽调重兵围赌川黔边区。因而减轻了中央红军遭敌重兵围追赌截的压力,有力地策应和支援了红军的战略和长征。

    走进南腰界,你仿佛回到红军领导乡亲们打土豪分田地的峥嵘岁月,看到战马弛骋、弹雨横飞的惨烈厮杀场面;走进余家桶子,你仿佛听见贺老总气吞山河的爽朗笑声,看到红二、六军团将士欢庆胜利会师而相互拥抱、喜悦欢呼的情景,体会到乡亲们十送红军依依惜别的动人悲壮场景……

    1986年,为纪念南腰界革命圣地,缅怀革命先烈,酉阳县人政府拨款修复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司令部遗址和红二、六军团会师纪念亭。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曾跟随贺老总一起创建南腰界革命根据地的廖汉生将军为南腰界纪念馆题词写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司令部旧址”的馆名,肖克将军也为会师纪念亭题了字。

    南腰界是重庆市唯一的革命老根据地,境内仍完好保存有数十处红军战斗遗迹、红军烈士墓。有红二、六军团会师大会会址、八一军民会址、大坝场祠堂红军政治部旧址。有红军大学、红军医院、十大政纲等五十六处文物景点。每逢清明、渝黔边区的乡亲和青少年学生都会自发地到司令部旧址凭吊纪念红军亲人,接受革命传统教育,默默地记读那至今笔迹清晰、苍劲有力的红军标语——活捉冉瑞庭,替为革命而牺牲的工农群众复仇! 

    折叠编辑本段革命会师

    1934年8月7日,红军第六军团作为长征先遣队,由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从江西遂川突围西征,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战,于10月经湖南桂北进入贵州东部。

    由于遭到十倍于己的重兵围堵,甘溪一战,红六军团损失惨重,兵力从近万人减到3000人,迫切希望与红三军会合。

    此时的红三军,也期望改变孤军作战的处境。但此时南腰界唯一的电台出了故障,与中央断了联系,红三军、红六军团都相互不了解对方情况。

    直到当年10月上旬的一天,国民党伪报纸登出一条消息:“江西萧克匪部第六军团窜入黔东,企图与贺龙匪部会合”。贺龙、关向应经过反复分析,认为这条消息是可靠的,于是兵分三路主动去“碰”红六军团。

    1934年10月24日,贺龙、关向应在贵州印江县接到了红六军团主力部队。两天后,两军团所属各部队陆续到达南腰界,8000红军战士扎满了方圆20里的村寨。

    1934年10月27日上午,两支红军部队在南腰界的猫洞大田举行会师大会,主席台只用了几根木头和木板临时搭建,仅用石块压在周围的田埂上,但是气氛非常热烈。陈传华说:“在猫洞大田和后侧的小山岗上,密密麻麻坐满红军战士,歌声、口号声、欢呼声,此起彼落,响彻山间。如今走在这片田坝上,也能让人感受一种穿越时空的热血澎湃,扑面而来。”